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生 BLOG

健康快乐享受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红卫开篇的猪、马、牛、羊轶事 <转载>  

2013-03-09 19:38:28|  分类: 转载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红卫开篇的猪、马、牛、羊轶事

  中华民族凡是有汉人聚集生息的地方,肯定有猪的存在,你看仓颉造字,“家”,宝字盖罩住了一个“豕”,那就是一口猪,看来没有猪是成不了家的。我毕业分配到五常县,同事设酒局请我到他家做客,他居然管他老婆叫做“猪”,很亲切的呼唤,绝没有歧视的意思,跟我们聊天时说起他的老婆,总是以“我家那口猪呀”开讲。文化现象见惯不怪,泽民老兄不会认可这落后文化的表达,因此,我这老共党总是跟党中央保持一致,也很先进,绝对不会把老婆叫做猪。说实话,惧内的良民吃了豹子胆也不敢面对着河东的大狮子,心里没底。

北方达斡尔族的房子北边没有窗户,据说是被元朝的统治者、金朝的统治者吓怕了,怕有人偷袭,北面不设窗户,在这样南北不透风的居室,居住是很不舒适的,人畜混居,鸡鸭鹅狗猫猪和平共处,那个猪是老大,这道风景线无论如何靓丽不起来。

侃一段大山,供荒友们喷饭,该书归正传了。

且说红卫农场在1969年初,在珍宝岛的炮声震颤大地的前后,大批老转业官兵和知青陆续进入,建立了居民点,也就是成立了连队。各个连队的炊事班从老团带来了100多斤的活猪,喂一段时间增肥就可以给兵团战士们改善一下生活。偏偏有一口猪很是气愤,从完达山南边坐着不花钱的解放牌汽车转到完达山北边,眼睁睁看着待遇今不如昔,连个心焉向往的蓝颜知己也没有,就趁着月黑风高夜,为了爱情和自由,挣脱了羁绊它的栅栏,一头钻进了原始的挠力河畔草丛丛林中去了。那年头文革还没结束,这良家妇女怎么变做这个妈样了?

 秋天,一连的10多名兵团战士发现野猪团队,只见一头大猪带领着10几头小猪,这野猪也不是那么黑黑的纯粹野猪,大猪高高大大,没有獠牙,但是牙也很长了,小猪们个个有小獠牙,但是毛色全是黑白相间的杂毛。诶呀,原来是跟野猪私奔的家猪,弄得猪不猪,鬼不鬼的,爱情的结晶原来是这个老天妈样。

还好,猪们比较听话,就被赶到了一连的猪圈里。凭空来了这么多猪,场部很快就传开了,春天失踪的猪的事情才算曝光,有个连队说丢的猪是他们的,想要回来这些猪,连长说什么也不给,就赖下了。

说完猪再说马。

 红卫建点,人财物首先从老团那边转移过来,陆陆续续来了很多挂马车,也运来很多拖拉机。牡丹江知青王永江、孙振吉赶马车很出色,北京女知青也有赶马车的,真的是巾帼不让须眉,这些50后女同胞,在赶车老板子的耳提面命之下,居然敢想敢做,遇见马毛了的时候,奋不顾身,抱住马脑袋,一口咬住了马耳朵,再疯狂的烈马也老老实实安静下来。做青春美梦时,想到这比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还厉害的咬马耳朵的绝世武功,常常惊出一身冷汗,揣三个胆也不敢娶这魔头做婆娘。

马车从山南到山北,要走好多天,一路上风餐露宿,老板子辛苦,马也辛苦,背井离乡都不容易。辗转来到红卫农场,总算到了目的地,人困马乏。都说马无夜草不肥,马必须半夜喂一次,呵呵,半夜三更去喂马,马不见了踪影,这还了得,那可是国家动产,好劳动力呀。还是年纪大的经验多,告诉大家别找了,找也找不回来,肯定是跑回老团了,老团距离这里上千里地呀,没关系,春秋战国时期不是有老马识途的故事吗,肯定跑回老团了,他也知道在这里举目无亲,形同陌路,还是老家好。你们天南海北的各地知青上山下乡来了,我可没闲心陪你们屯垦戍边,我还是回老家找相好的去吧。几天后老团来人,说那匹马跑回去了。

 该说老牛了。

 建设兵团比农村做什么都大气,机械化、化肥化。农村呀,马牛驴骡大牲口是主要生产工具。但是红卫团也有一些牛车,各个连队也有饲养牛的,只是发展不起来,个中原委不甚明白。只知道农垦局花了很多钱从荷兰进口了优良品种的牛,但是在红卫几个月就全部夭折,那时候很不明白优秀品种的死因。现在也是一知半解,但是物竞天择的原理是颠扑不破的。

一个物种,只能是适者生存,再好的松树,到了南极也不能成活,南极适合苔藓地衣之类的物种生长。现在虚虚假假的慈善家踉踉跄跄的来到了互联网社会曝光,看看他们的放生举动简直是在犯罪,开着豪华车,载着几千条蛇,到人家村屯外边放生,农家的生活顿时被打乱了,鸡飞狗跳小孩子不敢出行,大人睡觉也得睁着眼睛,安全都受到了威胁,这群人面兽心的伪慈善家良心叫狗吃了,要是我是村民,呵呵,你这豪华车有来无回,要是蛇咬伤了我的孩子,你就留下一条人腿吧。娘希匹。

同理可证,引进物种需要小心呀。2007年去无锡参加儿子的婚礼,看到距离老屋婚房只有十几米远的大运河上,飘满了水葫芦,原来是引进的物种恶性泛滥所致,现在治理也治理不过来,阻碍了运输水道,弄得劳民伤财。洒家不禁要问:引进之前是怎样论证的?专家的水平怎么这样苍白?大概又是行政干预造的孽,又在交学费。

见景生情,写了一条短信,来直白感慨:

我在大运河边怀古,

浩浩荡荡的是挥之不去的水葫芦。

千年的河水洗不去千年的尘土,

沉淀的老泥将千年的莲花禁锢,

我悟不出,

多想这里有善解人意的白狐。

 

红卫初创的时候,你行进在坎坷不平在边疆大道上,往往看到老牛车不在公路上走,而是在道路下面的草滩上慢慢地前行。这是为什么?

原来,老牛的蹄子没有打铁掌,在砂石路上磨疼了脚掌,它就踩着软软的草滩慢慢赶路,你想给它赶上公路,打它它也不干,看看老牛的自我保护能力有多强呀。

 最后说说,替罪的羔羊。

 随着建设规模的扩大,有很多连队成立了羊号。一连圈养了上百只绵羊,那个年头很不会吃羊肉,注意力全在猪肉上,圈养也很粗放。

有几天,羊圈每天早晨总是少几只羊,到底是怎么回事那?原来连队里有一只狗,勾引外连队的狗们,合伙吃羊,坏头头就是老吕胖子家的那只狗。别看这只狗其貌不扬,打猎可是非常灵便的,老吕胖子在这只狗的幼儿期,就喂这只狗肉食,死鸡死羊自不在话下,此狗长大后对肉食及其敏感,打猎时帮了老吕胖子很大的忙。

奈何这年冬天雪大奇寒,狗们觅食很不容易,当人们熟睡之后,狗们盯上了羊圈里的羊群。于是,几乎每天丢失一只羊,饲养员一般时候不去查羊的数目,可是少了10多只后,感觉到确实少了的时候,才留心起来。守候一个夜晚就知道原来罪魁祸首是连队里职工家属的看家狗。

大会上连长郑重说明此事,要求把自家的狗看好,可是效果不大,羊还是少。

偏偏有个事情民愤特大。老吕胖子娶个后妻,前妻的儿子又小又邋遢,瘦瘦的,经常在家吃不到饭,都是到知青大食堂大家给他一口吃的。有时进不了屋,晚间9点多了还呆呆的站在寒风中,实在可怜。我想暴打老吕胖子一顿不是一次的想法了。这样的家事,连队领导也管不了,只是有的老转业官兵时常摸着孩子的脑袋,说几声:可怜的孩子你没爹没妈,说给吕胖子听的,或许他惧内吧,对孩子很漠视。总之民愤很大。

这样老吕胖子孩子的事、狗的事情纠结在一起了,对他惩罚就足以平民愤。

连长知道知青就是前几年的红卫兵,点火就着的干柴。他话中有话的说,这个狗该打死,用激将法把我给调动起来。大家心领神会,几个哥们听我的,准备好绳索,做好预案,如果老吕胖子敢撒野,就暴打他一顿。从前他可是屡建战功的青岛驻军的一个团长,只因为在军队经常玩女人嫖娼,拿军费睡驻地的寡妇,被处分降职成了大头兵。他短兵相接时很会应对的,但是血气方刚的我,谁在乎这个呀?

决定在晚上9点多钟上老吕胖子家打狗。我们一行人首先用木棒把他家的门顶上了,而后去狗窝抓狗,用二尺钩子把狗头摁住,用绳子套住狗脖子就拽着走,狗哀嚎着,知道这一套没个好了,这是验明正身,执行绞杀呀。狗呜呜嚎着,好像是在认罪,呵呵,全都晚了,叫你嘴馋,叫你里勾外连,你不去吃屎去吃羊,今天就是叫你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。老吕胖子不亏行伍出身,从封住的窗户跳出来,看见我在,我准备好了要暴打他,他没敢抗议,只是说了好多声:小于子,给我留一条腿呀,呵呵,他也不忘了吃狗肉呀。回宿舍杀狗煮狗肉,半夜大家起来抢吃狗肉,都调侃着我:于子,给我留一条腿呀。这句话流传了一个多月。

指导员第二天早上来到宿舍,装模做样批评我们一顿,哈哈哈嘿嘿嘿了。

这事,想起来很纠结,要是现在,我不会这样做的,需要人家领导解决的事情,我们怎么可以越疽代苞,我们就是草民,我们独善其身就是了,何苦来哉。只是有点安慰:年轻人犯了错误上帝也会原谅的。

晚间,优哉游哉品味着玉米小烧,眼神迷离中,昔日的一幕幕光怪陆离,久违了的红卫农场的猪、马、牛、羊慢慢地走了过来,又走了过去。

转载于:搜狐校友录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